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石川カオリのブログ

NTHU ESS 大学生 ✈ 阪大工学部留学生(2015/09~2016/08)

2017.01.30 頭條:可能會是首次拍攝到福島核電廠二號機內部熔融核燃料的影像

東電官網原始影像檔連結(只對外公開一星期,可下載)

www.tepco.co.jp

影片檔 youtube 留存

youtu.be

東電官網照片集連結(附照片文字說明)

東京電力ホールディングス 写真・動画集| 2号機 原子炉格納容器内部調査におけるペデスタル内の事前調査の実施結果について

 

綜合中譯

翻譯: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17級 張郁婕(CHANG, Yu-Chieh)

*日文單字原文以綠色標示

 

 

每日新聞-壓力槽下的沉積物有可能是熔融核燃料

mainichi.jp

 東京電力30號對外公開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號機的反應爐壓力槽圧力容器Reactor Pressure Vessel)正下方拍攝到沉積物的影像。有可能是六年前3.11東日本大地福島事故發生後,因為爐心熔毀メルトダウン炉心溶融)的核燃料,確切成因有待進一步調查。當時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一、二、三號機都發生爐心熔毀的現象,這次有可能是首次拍攝到的熔融核燃料。

 東京電力公司這次利用長10.5公尺的管子前端加裝攝影機,從反應爐壓力槽Reactor Pressure Vessel)外的一次圍阻體格納容器containment building)的通孔(貫通口)進到內部反應爐壓力槽內部拍攝影像。從拍攝到的影像中可以發現,在反應爐壓力槽正下方出現多處柵狀黑褐色的沉積物。有些部分並沒有柵狀沉積物,(沒有柵狀沉積物的地方)很有可能是熔融核燃料從反應爐落下時產生的(內部)損傷,目前也朝著這個方向進行調查。在反應爐壓力槽下方裝設的控制棒制御棒control rod)驅動裝置與纜線也拍攝到嚴重的(材料)損傷,與至今「半數的核燃料仍困在反應爐中」的分析結果一致。

 如果沉積物就是熔融核燃料的話,附近的輻射值就會非常的強,但因為這次利用的攝影機,並未在管子上加裝輻射計線量計dosimeter),故無法取得、確認沉積物附近確切的輻射劑量值。東電表示,在反應爐壓力槽的保溫材料(圧力容器の保温材)或包覆在纜線上的材料(ケーブルの被覆材也有可能出現堆積物。

 東京電力從二月開始,會在架設攝影機的管子尾端加裝可以遠端遙控的蠍型機器人,進行更深入的調查。這次的拍攝,是為了確認之後利用機型人遠端遙控是否會產生實際操作上的問題。東店核能・立地本部(東電原子力・立地本部)的岡村佑一本部長代理在記者會上說到:「希望這次的調查結果可以與(未來)朝著取出熔融核燃料為目標的基礎數據資料有所連結」*1

 (日本)國家廢爐計畫預計在2018年決定出「從一號機到三號機取出熔融核燃料的具體作法」,並從2021年中開始進行作業。

 

日文原文由柳楽未来撰寫,Copyright 毎日新聞

 

每日新聞-<福島核電廠2號機>要取出熔融核燃料非常困難

headlines.yahoo.co.jp


 東京電力公司30號實施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二號機組內部調查,從首次拍攝到的影像中判斷黑褐色的沉積物有可能是熔融核燃料。事件發生以來已經過接近六年的時間,這次的調查對於往後的廢爐作業來說有可能會是很重要的資料。但是30號公開的影像中,出現在網狀腳踏板譯註:這是指在原子爐正下方,金屬材料搭建出來的工人作業區平台)上的沉積物的範圍之大,再加上凝固膠著在底部的樣子,也讓人不經懷疑往後要取出熔融核燃料的困難度。

 

高輻射劑量和汙染水的(影響進度的)元兇

  東京電力福島復興本社的石崎芳行代表30號在福島市內舉行的記者會上說到:「這次能拍攝到的熔融核燃料影像,對於『至今從未有任何人進行過的廢爐作業』的挑戰來說是向前邁進的一大步。對於未來的熔融核燃料取出作業來說,應該也會是很關鍵的提示(ヒント)」*2

 事件發生當時,二號機內約有164噸的核燃料,2011年3月的因為爐心冷卻的電源喪失所造成的爐心熔毀,部分的熔融核燃料從反應器壓力槽中(因為熔融的緣故)掉落至一次圍阻體下方冷卻固著在底部。事故發生當下爐心溫度超過(攝氏)兩千度,核燃料連同原子爐內的金屬一起熔出。

 熔融核燃料接觸到從山側流入的地下水譯者個人對此說法感到懷疑,應該不會是熔融核燃料「直接」接觸到地下水,這樣的說法似乎有混淆視聽之嫌),而出現輻射性汙染水的現象每天都在上演。為了要廢原子爐,就必須要將熔融核燃料這個污染源取出,但環境的高輻射劑量以及無法確定其確切的位置,使得這個問題一直持續到現在。

 東京電力在30號對外公開的二號機組內部照片共十一張,也上傳影片檔。被稱作是「柵欄」(グレーチング)的金屬製網狀腳踏板譯註:這是指前面提到的原子爐正下方工人作業區平台)的上可以發現沉積物結成塊狀的樣子,也可以看到水滴從天井如雨般滴落。首次拍攝到的沉積物影像,對於了解事件發生的進展、未來廢爐作業所需的位置(對應)關係的訊息來說,有可能很有幫助。

 只是,這次的內部調查只有針對二號機組而已。反觀因為氫爆(水素爆発)造成嚴重(損傷的一號機和三號機,仍不敢進到機組內部進行調查。

 一號機組曾經在2015年4月利用遠端遙控機器人從(同樣的)一次圍阻體通孔(貫通口),但因為輻射劑量過高,而無法繼續進行熔融核燃料的確認工作。東京電力在今年春天利用別種型態的機器人(譯註:從前文可推得此處指的是蠍形機器人)進到二號機組內部的調查,也會因為一號機組原子爐正下方的一次圍阻體通孔周圍輻射劑量過高,而無法應用在一號機組的調查上。另一方面,三號機因為一次圍阻體附近累積的輻射污染水相較於一號機和二號機來說比較多,水深約6.5公尺,故需要持續進行可以在水中行動的機器人的研發。輻射劑量和汙染水是進行內部調查的一大阻礙。

 

看不見總量

 東京電力的岡村祐一原子力・立地本部長代理在30號的記者會上,對於「沉積物可能就是熔融核燃料」這點,以「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很難直接做出沉積物(就是熔融核燃料)的定論」*3的說詞來迴避。因為反應爐壓力槽的底部被鋁製的保溫材包覆住,(沉積物)也有可能不是熔融核燃料,而是熔融後鋁金屬凝固後的沉積。如果是熔融核燃料的話,就能測到非常強的輻射線數值,但因為這次的調查並沒有測量輻射值,故無法判斷是否為熔融核燃料,這也是這次調查中「證據不足」(状況証拠)的原因。

 專家又是怎麼來看的呢?北海道大學原子爐工學(原子炉工学)的奈良林直特任教授表示:「雖然說因為沒有測量輻射劑量而無法判斷是否為熔融核燃料,但可能性很高。難道不是事故發生當下熔融落下的核燃料的一部分,被柵欄攔截下來而冷卻嗎?」*4

 另外,從公開的影像當中,沉積物分布之廣來看,(奈良林直教授)推測:「熔融核燃料並不是只有固著在單一個地方,難道不是在爐心內部機械之類的地方被卡住而產生的結果嗎?」*5。教授也說到,「遠端操控的機器人也需要全數回收,對於廢爐作業的困難度一定要抱持著相當的覺悟」。*6

 政府對於東京電力一號機到三號機組的廢爐作業,期待能在2041~2051年之間完成。有著1979年美國三浬島核電廠事故分析經驗的日本核能研究開發機構(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発機構)的田邊文也田辺文也)前上級原子爐安全研究主席指出:「與其討論是不是熔融核燃料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這次終於可以看到內部一部分的樣貌。為了要取出熔融核燃料,就一定需要知道確切的總量和形狀,並不會再一次的對於廢爐這條道路的盡頭感到遙遠。」*7

 

日文原文由柳楽未来、酒造唯、曽根田和久綜合報導,Copyright 毎日新聞

 

朝日新聞-蒸氣的另一端 固著的黑塊 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

www.asahi.com

 東京電力30號針對爐心熔毀メルトダウン或稱炉心溶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組的原子爐壓力槽利用遠端操控的攝影機進行調查,發現疑似熔融核燃料"debris"(譯者個人好奇朝日新聞何以特別提到debris這個詞,原文是寫著「溶け落ちた核燃料=デブリ)的黑塊。預計在二月會再投入機器人(到內部)來測量輻射劑量來確定是否為(熔融)核燃料(譯註:譯者個人不太喜歡朝日新聞單寫「核燃料」的作法,故以下的翻譯也都會自己加入「熔融」兩個字)。

 

(熔融)核燃料?!飛散、取出困難 車諾比事件以來的事件

 關於(熔融)核燃料的狀態,到目前為止都只能透過模擬或間接觀測來推測,事發後約經過六年的時間都一直無法直接進行確認。今後東京電力對於取出(熔融)核燃料的方針等,因為沒有前例而可預想得知其困難程度。

 東京電力在這天,利用裝有攝影機的管子從一次圍阻體的開孔穿入,接近反應爐壓力槽的下方。像是蒸氣向上、水滴向下滴落的視線範圍,可以窺見反應爐壓力槽正下方工作人員作業用的腳踏板。從這個窄縫或鋼材之上,可以映照出固著的接近黑色的塊狀物。

 東京電力公司的幹部選擇以「如果不透過機器人來量測輻射劑量,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不能給予(黑色塊就是熔融核燃料)肯定答覆」*8的說法,承認塊狀物有可能就是熔融核燃料。目前的計畫是,之後要加入調查的機器人「サソリ」會針對(熔融)核燃料確切的大小、硬度和分布範圍來進行調查,也有可能會調查反應爐壓力槽的損傷程度。

 關於一次圍阻體內部的調查至今只有一號機和三號機曾嘗試要進行,卻一直都沒有可以直接確認熔融核燃料的案例。東京工業大學核能工學(原子核工学)的小原徹教授說:「這很有可能是連同原子爐內機器與核燃料熔融的混合物。今後如果能知道(熔融)核燃料的分布範圍,對於取出(熔融核燃料)來說是很大的進展」*9

 

日文原文由富田洸平、川原千夏子報導,Copyright 朝日新聞

 

2017/02/03 新增

讀賣新聞-2號機一次圍阻體內最大輻射量…(人體接觸30秒即死亡)

 

headlines.yahoo.co.jp


 東京電力公司2號發表了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組原子爐一次圍阻體內的輻射線量,透過1月30日公開、攝影機所拍攝到的影像來分析,有一處最高可達每小時530西佛。

 因為(當初)並沒有在攝影機上加裝輻射計,這次的分析是利用影像當中的雜訊(ノイズnoise)來推算。東京電力公司表示誤差值為正負30%左右。

 在福島事件發生之後,1~3號機組內部透過輻射計測量到的輻射值,之前所測得的最大值亦為2號機內部,在2012年測得每小時73西佛。但這次測得的數值超過七倍,人類若暴露在這個環境下30分鐘即有可能死亡,也使得今後要取出核燃料的作業會變得更加困難。只是,只要離開這個地方幾公尺外,推算出來的輻射量就小於十分之一。

2号機格納容器内に最大放射線量…30秒で死亡

(写真:読売新聞)

日文原文Copyright 讀賣新聞

 

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 網狀踏板上新發現一處消失的凹槽

headlines.yahoo.co.jp

 透過深入到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組原子爐正下方的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畫面進行分析後,在網狀的腳踏板譯註:這是指在原子爐正下方,金屬材料搭建出來的工人作業區平台)上新發現一塊凹陷處。

 東京電力公司在1月30號對外發表潛入2號機組原子爐正下方的攝影機調查結果,除了提到了發現了疑似熔融核燃料的黑色沉積物,還有在網狀腳踏板上有些部分並沒有沉積物的出現。

 之後透過影像分析處理,發現在網狀腳踏板的別處發現了一塊約一平方公尺的凹陷區域。

 東京電力公司將在2月派遣遠端遙控的機器人深入內部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所以現在迫切的需要安排好(機器人)的調查路線。

 在一次圍阻體內部的輻射值,從影像的分析得到的結果,輻射值最高的地點可達每小時530西佛,是目前為止所偵測到最高的數值。

福島第1原発2号機 格子状の足場に新たなくぼみ

(写真:ホウドウキョク)

日文原文Copyright ホウドウキョク

 

2017/02/09 新增

讀賣新聞-2號機組一次圍阻體內部最高輻射值650西佛…過去最高

headlines.yahoo.co.jp


 東京電力公司9號發表了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的原子爐一次圍阻體內,發現有處輻射值據推算可達每小時650西佛。

 從攝影機拍攝到的影像中的雜訊(ノイズ)進行分析,推得的輻射值超過一月底從影像推定的數值為530西佛,為目前(福島第一核電廠)所測得最高的輻射值。東京電力公司今後的調查方法也將慎重考慮。

 人類如果暴露在每小時650西佛的輻射值底下30秒即有可能死亡。(數據值之所以如此之高)有可能和因爐心熔毀而從原子爐壓力槽落下的核燃料有關,這次的數據值有30%的誤差。
 這天為了要進行熔融核燃料調查的準備,在一次圍阻體中投入了掃除用機器人(掃除用のロボット譯著:為了之後要投入調查型機器人,先行清理路徑上的堆積物)。但是,可承受總計1000西佛的輻射線量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畫面變暗,作業約進行兩小時後便終止。

2号機格納容器推定650シーベルト…過去最高

(写真:読売新聞)

日文原文Copyright 讀賣新聞

 

2017/02/10 新增

福島民報社-第一核電廠2號機 只好調整調查計畫 高輻射劑量導致機器人故障

headlines.yahoo.co.jp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的廢爐作業,有迫切的可能性要重新修正取出原子爐一次圍阻體內殘存的熔融核燃料的調查計畫。為了要除去調查時可能會造成阻礙的沉積物而在9日投入的掃除用機器人(掃除用ロボット)故障了,對於往後的熔融核燃料移除作業更加困難。一次圍阻體內也有一處的推定輻射值為紀錄以來最高的每小時650西佛,極高的輻射線量可能會導致的影響也不能忽視。

 為了因應政府預定要在今年夏天取出熔融核燃料,東京電力公司在這之前,投入調查用機器人進到原子爐壓力槽正下方,進行關於熔融核燃料的性質、原子爐內設備的破損情況等調查後,在研擬計畫。目前已知在壓力槽正下方連接的軌道上有厚度最大2公分的堆積物,故投入掃除用機器人,利用高壓水柱噴射來沖洗、除去沉積物。
 9日投進掃除用機器人的位置為圓心,半徑一公尺內範圍的沉積物都除去了。在這之後,因為機器人所搭載的攝影機在軌道上拍攝到的影像變暗,而中斷這次的作業並回收機器人。
 東京電力公司從拍攝到的影像上的雜訊分析出來的結果,在軌道上的輻射值相較一月下旬推算的每小時530西佛還要更高,達到過去最高的每小時650西佛。
 掃除用機器的人作業時間超過兩小時,原先在設計上可累積承受1000西佛的輻射線量。東京電力公司表示,這次很有可能是因為累積承受的輻射線量過高而導致故障。1西佛相當於1000毫西佛,這次推算的輻射線量為人類只要暴露在其中10秒即可致死的程度。
 東京電力公司手邊還有其他台備有相同功能的機器人,對於之後是要使用其他方法先除去沉積物再投入調查用機器人,或者直接透入調查用機器人到一次圍阻體內還在討論中。

   ◇  ◇

 從掃除用機器人所拍攝到的影像分析結果,在越靠近壓力槽正下方的附近,軌道上所累積的沉積物量有越多的趨勢。作業的過程中也發生了機器人卡在沉積物上動彈不得的狀況,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不先除去沉積物而直接投入調查用機器人進到內部,也可能無法抵達壓力槽的正下方。

日文原文Copyright 福島民報社

*1:今回の調査結果を、溶融燃料の取り出しに向けた基礎データにつなげたい

*2:溶融燃料が映っているとすれば、人類の誰もやったことのない廃炉作業にチャレンジするうえでの大きな一歩。今後の取り出し作業の大きなヒントになるのではないか

*3:現時点で、その正体を(溶融燃料と)言い切ることは難しい

*4:塊の放射線量を測定してみなければ断定できないが、溶融燃料の可能性が高い。事故で溶け落ちた核燃料の一部が、グレーチングに引っかかって、冷やされたのではないか

*5:溶融燃料は1カ所だけに固まっているのではなく、炉心内の機器などに張り付い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

*6:遠隔操作ロボットでこれらを全て回収する必要があり、廃炉作業は相当困難になることを覚悟する必要がある

*7:溶融燃料の可能性が高いが、今回はその一部がようやく見えたに過ぎない。取り出しのためには全体の量や形状を知る必要があり、改めて廃炉の道が遠いと感じざるを得ない

*8:ロボットで放射線量などを測ってみないと、現時点では言い切れない

*9:炉内の機器を巻き込んで溶け落ちた燃料の可能性は大いにある。今後、燃料の広がりなどが分かれば、取り出しに向け大きな一歩になる